我们采访了给国家电影局写信的“烂片”导演毕志飞…

  在信中,毕志飞自己历时12年创作的电影《心灵·逐梦演艺圈》在公映首日被豆瓣电影异常“锁定”为豆瓣电影最低分2.0且长达16个多小时, 并代表电影《心灵·逐梦演艺圈》全体创作人员和所有投资方向国家电影局请求彻查我们的极端豆瓣网不评分事件。

  我们作为这个经历人,因的是了很多,感觉就是说这个事件对中国这个行业啊确实有很大的影响,我觉得我们有责任去把这个事情一下。

  如果说国家电影局没有因为您的这份信惩治豆瓣,您会对国家电影局感到失望吗?

  是这样的,首先我们肯定是很期待。如果说国家电影局有他考虑的话,我们也能够理解,就是国家电影局的安排吧这样子。

  截止到目前,您的这条微博已经收获了16万的赞同,您认为“赞”就是对您的支持对吗?

  对,因为我观察到,很多微博“赞”的数量很高,然后转发评论相对少的话,就意味着这个微家挺的比较多。

  因为这条微博呢已经有2700到2800万的阅读量,它确实收获了很多很多的赞,让我们也觉得很高兴。

  我看到在您的微博评论区还有您微信推送的评论区,有很多支持您的评论。您有没有考虑过,其中可能有人是黑子,或者说故意说反话?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如何看待电影《逐梦演艺圈》导演毕志飞在5月30日致国家电影局的一封信?”

  艺术是要人民批准的。只要人民爱好,就有价值;不是、主义的,就许可存在,没有去禁演。

  现在这个豆瓣上的网友评论啊,打着这个好像是的旗号,但其实他说的是一些,这是不应该的。

  你就是发言,也不能乱去,包括进劣的,对吧?这是两回事。

  整个六代导演,他们用了十年才做到与中国电影局交谈,但是毕志飞就直接这个国家电影局。

  我们遇到的就常典型的恶劣事件,它对整个电影行业影响很大,我们的可能是最典型的案例。

  这个事情闹的特别大,全行业都知道,它的影响比任何一个类似的事件可能都大——就是在豆瓣遇到不评分评论这类事件,而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去汇报这个事情。

  其实对于我们来讲,不光是为我们,也为其他电影人讨一个,我们没有多想其他的事情。

  汇报了以后,就是电影局的事情,我们是做不了主的,我们就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了,对吧?

  之前也和您进行过采访和交流,您说您要继续为您和您的电影,继续消除,继续为您的电影正明,那么您的这封信是整个危机公关计划的一部分吗?

  我们意识到这个问题就应该,后来我们就做了决定,这并不是一开始计划的。

  包括之后,其实也要国家电影局的安排,这不是我们能够确定的事情,我们觉得有责任汇报,就汇报了,仅此而已。

  现在说实话我都根本就没去想那么多,我只是觉得这个事情吧,我们作为当事人越来越觉得非常重大——因为我们是经历人嘛对吧?

  有一种说法认为,您可能要拍新的电影,因此希望再炒一波热度,来为您的新电影做一个炒作。

  其实说白了也没有想那么多,我觉得现在这个事情吧,就是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

  实际上我这个经历确确实实得到了很多来自学校的支持,包括留学的资助,说白了就是真的花了很多的来自国家的这种支持。

  所以说,我是觉得有责任有义务去汇报这个事情,其他的事情并不是我们能考虑的,对吧?咱们把咱们的事情做好。

  您刚才跟我说不用理会知乎上的评价,但是这里有一条评价,我觉得有点重要,因为这条评价来自于知乎的三位创始人之一黄继新。

  他可能不了解情况,他认为事情可能不至于那么严重,但是其实我们作为当事人,我们知道就是那么严重。

  还有很多社会的群众被之后,对我们有了各种各样的说法,我觉得就是他们是不是不太了解情况,所以说对于这些,其实也没有必要做一些回应或者评价。

  到现在,您是不是还确实认为《心灵》是到了,以及您对这部电影还常充满信心的?